吉林省新興產業小額貸款有限責任公司

JiLin Province XINXING Industry Loan Co.ltd

想您所需,應您所急??????
      公司以助推民營經濟和小微企業發展為己任,以大力扶持戰略性新興產業為重點,秉承客戶至上、效率優先、穩健經營、創新發展的經營理念,充分發揮小貸公司的特點和優勢,實現企業效益和社會效益雙提高的奮斗目標。

 

新聞中心

NEWS CENTER

   
   
    
/
/
小貸公司大型化是必然的嗎?
來源:本文由“洪言微語”原創 | 作者:蘇寧金融研究院院長助理 薛洪言 | 發布時間: 2019-05-13 | 21 次瀏覽 | 分享到:

      近幾年小貸行業的變局不斷,傳統龍頭漸漸淡出,互聯網巨頭紛紛涌入。這里面既有經濟形勢發生變化的原因,也有各金融牌照價值的核心差異減弱的影響,小貸公司也因此發生了改變。

      龍頭更迭過程中,小貸公司慢慢背離了最初的定位,踏上了大型化之路。

      2008年5月,銀監會發布《關于小額貸款公司試點的指導意見》(下稱《指導意見》),開篇就明確政策目標,“引導資金流向農村和欠發達地區,改善農村地區金融服務,促進農業、農民和農村經濟發展,支持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

      服務三農、將資金引入欠發達地區,是監管推動小貸公司試點的政策本心。為此,監管設定了區域經營和杠桿率限制,小貸公司做不大,才甘于做服務縣域和三農的金融毛細血管。

      先看區域限制。市場規律下,資金天然流向經濟發達地區,讓資金踏踏實實待在欠發達地區,不準跨區域經營是必要條件。

      再看杠桿率限制。《指導意見》要求小貸公司從銀行業金融機構融入資金余額,不得超過資本凈額的50%。意味著,若注冊資本1個億,只能從銀行借款5000萬,可放貸資金不過1.5個億,即杠桿率不超過1.5倍。

      既然已經將資金限制在欠發達地區,為何還要對放貸能力設置諸多障礙呢?這背后有多重考量。

      一則,限制從銀行借入資金規模,也限制了風險向銀行的傳遞。但1.5倍的杠桿下,小貸公司不良率超過66%(把三分之二的資本金虧完)才會對銀行帶來實質風險,僅從風險傳染的角度,不足以解釋1.5倍杠桿的苛刻。

      二則,放貸能力受限,與大項目無緣,才能甘于服務小微客戶。試點出臺的那幾年,中國經濟處于高速增長期,基建、地產、制造業擴大再生產,實體經濟不缺項目缺資金,金融機構樂于壘大戶,小微客戶嘛,金額小、手續繁、成本高,無人問津。

       為避免小貸公司壘大戶,只能把小貸公司變小,越小越好。1.5倍的杠桿率限制,卡住了小貸公司的脖子,也卡住了規模增長空間。待《指導意見》在地方落地時,一些省市進一步收緊韁繩。如遼寧明確要求小貸公司注冊資本上限為2億元,疊加1.5倍杠桿率限制,發展極限不過3個億。

      不過,網絡小貸的出現、互聯網巨頭的入局,小貸公司成了巨頭布局金融的第一站,在大型化的路上越走越遠。

      日前,網傳監管正在醞釀統一的互聯網小貸監管辦法,將注冊資本提升至5億元,杠桿倍數擴大至3-5倍。這可看作政策層面對小貸公司大型化的默許。

      當前,經濟下行,金融機構壘大戶的環境不復存在,大型銀行也在發力小微金融;在規模層面給小貸公司松綁,已不會影響小貸公司聚焦小微金融的初衷。

      小貸公司大型化,是時代變遷的必然結果。再深一層看,小貸公司大型化,也是科技重塑金融的必然要求。

科技打穿了時空界限,消解了“小而美”模式的生存空間,大型化疊加科技化,是金融機構的唯一出路,也是小貸公司唯一的出路。

      從“小”到“大”的過程,優勝劣汰、整合重組將成為家常便飯,行業發展進入全新階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