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新興產業小額貸款有限責任公司

JiLin Province XINXING Industry Loan Co.ltd

想您所需,應您所急??????
      公司以助推民營經濟和小微企業發展為己任,以大力扶持戰略性新興產業為重點,秉承客戶至上、效率優先、穩健經營、創新發展的經營理念,充分發揮小貸公司的特點和優勢,實現企業效益和社會效益雙提高的奮斗目標。

 

新聞中心

NEWS CENTER

   
   
    
/
/
三年減員777家 小貸公司路在何方
來源:北京商報 | 作者:北京商報記者 孟凡霞 吳限 | 發布時間: 2019-04-25 | 50 次瀏覽 | 分享到:

       經歷繁榮發展后,小額貸款公司迎來“寒冬期”。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吉林省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日前公告稱,該省共有110家小貸公司列入限期整改,發現6家小貸公司涉黑涉惡線索并移交省掃黑辦。除吉林省外,包括河南省、四川省、山西省在內的多地都開啟了針對小貸公司的整治“風暴”。根據央行發布的數據,在2016-2018年的三年間,小貸公司數量減少了777家,僅去年一年就減少了418家。分析人士認為,提高風控水平和金融科技實力是眾多小貸公司的當務之急。監管應統一設置小貸公司的內部風控體系。


 
多地關停小貸公司

       近期小貸公司屢次出現被限期整改、取消業務資格的現象。根據吉林省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4月19日公告,通化億豪小額貸款股份有限公司向該局申請注銷,該局擬同意取消其試點資格。4月3日,長嶺縣玉麒麟小額貸款有限公司也向吉林省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申請注銷,該局擬同意取消其試點資格。

       據吉林省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副局長苗忠4月17日介紹,通過半年時間的清理整頓,吉林省共有110家小貸公司列入限期整改,304家小貸公司列入清理整頓,發現6家小貸公司涉黑涉惡線索并移交省掃黑辦,預計到2019年底前,吉林省小貸公司數量將壓降至420家左右。根據央行此前公布的數據,吉林省2018年末小貸公司數量為488家,這意味著2019年將關閉68家左右。

      不止吉林省,1月8日,河南省政府金融網集中發布5則批復,取消了轄區內18家小貸公司的試點資格。2018年4月、5月,四川省共取消46家小貸公司業務資格,并對25家小貸公司進行停業整頓。2018年6月,山西省也取消了30家小貸公司試點經營資格,要求不合格主體退出市場。2018年12月,江蘇省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宣布終止全省89家小貸公司相關經營資格。在這輪小貸公司關停潮中,也不乏知名企業旗下設立的小貸公司。今年3月11日,企查查數據顯示,小米金融旗下珠海小米小額貸款有限公司注銷。

       麻袋研究院高級研究員王詩強表示,小貸公司成立門檻較低,機構數量眾多,導致很多公司負責人不珍惜該牌照,再加上小貸公司外部融資困難,為了盈利和生存,很多小貸公司違規經營,高利貸、套路貸等亂象叢生。而取締和關閉小貸公司可以起到殺雞儆猴的作用,有利于清除行業毒瘤,促進行業健康發展。


數量、貸款余額、從業人員齊降

       從央行公布的最新數據來看,小貸公司正面臨公司數量、貸款余額以及從業人員“三降”格局。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末,全國共有小貸公司8133家,較2017年末減少418家;貸款余額9550億元,全年減少190億元;從業人員下降至9.08萬人,去年一年超過1.31萬人離開小貸行業,另謀出路。

       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2013-2015年,我國小貸公司進入快速發展期。2015年末,全國小額貸款公司達到了最高峰8910家,從業人數達到11.73萬人,貸款余額達到9412億元。2016-2018年,小貸公司行業風險頻發,機構數量逐年下滑,三年時間里,小貸公司數量下降777家。在貸款余額方面,2015-2018年四年間,除2017年小貸公司貸款余額出現微增,其余三年均呈現下降趨勢。

       值得注意的是,在小貸公司中,網絡小貸牌照因不受地域限制,可以憑借互聯網平臺、產業鏈、大數據等多重優勢迅速拓寬市場,增加新的利潤空間,一度成為各路資本爭奪的對象。但是由于高利貸、暴力催收、變相現金貸等問題不斷曝出,網絡小貸公司也迎來了強監管,網絡小貸牌照被緊急叫停。

       分析人士指出,小貸公司數量和貸款余額的驟降主要源于行業加速分化。蘇寧金融研究院互聯網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指出,小貸公司數量眾多,8133家機構中,一半以上在2011年之前成立,未能很好適應貸款業務互聯網化和金融科技化的趨勢,經營日趨困難。從數據上看,小貸公司平均貸款余額1億元,平均注冊資本1.2億元,整體實力弱且分化明顯,個別體量較大的小貸公司注冊資本近百億,而小機構不過幾千萬。此外,貸款業務的線上化打破了區域界限,加速了機構間的優勝劣汰。

       在王詩強看來,小貸公司成立門檻較低,導致前些年小貸公司牌照發放過多,而這些小貸公司實力較弱,在風控模型和團隊組建等方面投入不足,眾多小貸公司風控水平一般,壞賬率和運營成本居高不下。再加上小貸公司管理辦法出臺后,外部融資限制較為嚴格,這些原因導致小貸公司被迫選擇退出。如果政策不改變,未來還會有更多的小貸公司退出經營,貸款余額也會進一步下降。


謀求轉型之路

       自2008年5月原銀監會、央行發布《關于小額貸款公司試點的指導意見》開始算起,我國小貸公司的發展已經過去了十一個春秋。在數量縮水、貸款余額負增長的狀況下,小貸公司的轉型迫在眉睫。分析人士指出,從小貸公司自身發展來看,備受巨頭青睞的網絡小貸不失為其未來發展的方向。

       王詩強表示,目前,傳統小貸公司資金實力較弱,急需增資,提高風控水平和金融科技實力是眾多小貸公司的當務之急。在當前政策下,應積極開展助貸和聯合放貸業務。在人群定位方面,緊跟政策走,定位于服務三農、小微企業貸是不錯的選擇,可能獲得更多的銀行資金支持。此外,如果有機會,積極轉型互聯網小貸。

       薛洪言認為,相比銀行、消費金融公司等放貸機構,小貸公司的杠桿率最低,自營貸款規??占涫蘢時窘鸕鬧圃己艽?。對于頭部小貸公司而言,自營+助貸模式會成為重要的發展趨勢。

       雖然互聯網小貸備受重視,但是繼互聯網小貸暫停批設后,目前監管層尚未出臺統一的網絡小貸監管政策,仍沿用傳統小貸的監管政策,使得行業發展難以得到針對性支持。證監會前主席肖鋼日前表示,加強互聯網小貸監管,提高準入門檻,并根據互聯網小貸的經營模式、規模、合規情況、風險管理水平等方面建立分級的管理機制,對評級較差的互聯網小貸應限制其杠桿、限制其展業范圍,甚至要求退出市??;對評級較好的則給予較高杠桿,允許跨區域經營。

       薛洪言指出,小貸公司正迎來優勝劣汰的高峰期,站在監管機構的角度,可出臺鼓勵小貸公司并購重組的政策指引,疏通小貸公司的退出渠道。王詩強分析稱,當前,小微企業和個人融資依然面臨著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特別是三四線城市,建議監管出臺政策時不要一刀切。對于部分欠發達地區,對合規經營的小貸公司給予更多的融資支持。